以岭·初雪

935A3265.JPG

  大雪将至,初雪初来。

  北国,十二月,初雪。

  北方的第一场初雪,一直是人们翘首期盼的幸事。雪花簌簌随风舞,寒枝点点绿中藏。比起大雪的千里冰封,初雪来的更温柔一些,它像从天而降舞蹈着的精灵,洒落在以岭的高楼、平地,舞出一曲音律、一首阙词。

935A2929.JPG

935A2745.JPG

  不记得这是在以岭第几次遇到雪,但无疑每一次都是惊喜。惊于以岭之博厚,喜于雪景之壮阔。走进以岭看初雪,红墙白雪绿湖水,热闹的都市,瞬间穿越成静谧的古城。到以岭园区走一走,随手一拍便是大片。

  初雪覆盖下的中医药文化园区,讲不尽的历代医药大家,赏不完的千年古韵美景。

  如果雪足够大,连花池就会变成传说中的仙境,遗世独立的亭子,傲然直挺的枯荷,时空在一瞬间凝固,飞离了人间烟火,放空了凡尘琐事的纷扰。

  微风起,雪花舞,眼前的情景,仿若佛约:天雨妙花,天音渺渺之意境。沿着小路往前,曲径通幽,竟是另一番美景:多多红艳挂枝头,未惧寒霜入眼来。被风霜打落的枯叶散落一地,有些经不住东北风的蹂躏染成叶脉,而倔强的红石榴和红柿子却依旧高挂枝头。当满园繁花皆散尽,只有挺住风霜的才是最后的傲骨!

1544060338227348.jpg

935A3250.JPG

  有人说,一场雪北京成了北平,故宫成了紫禁城,南京成了金陵。如若不置身其中,你定不能感受那种时空交错的穿越感,站立于以岭络病墙,瞻仰历代大医济苍生的伟迹,脉络纵观,犹如历史浮现在眼前。

935A2932.JPG

  初雪是一场惊喜,是孩提时代一场盛大的狂欢,是现代都市的一抹静谧。在空中,雪白的精灵,如蝶,如羽。来时纤尘不染,落时点尘不惊。所有的声音都被消减了,连噪音都被改造得柔软了许多,隐约含着一丝的天籁。

  风雪中的中华养生苑自当别有一番味道,红墙映衬着白雪分外妖娆,屋檐低垂布满积雪却好似白色铠甲。




  我抬头看着散落的雪花,张开手轻轻落在我掌心,静静在掌中融化,我竟有种罪恶感,它属于天地,不能任人把控,这就是雪的执着。它的执着仿佛有着哲学的意蕴,也许万物未必喜欢轻易地被人占有。我小心地踏雪前行,害怕惊扰了这雪精灵,又担心破坏了这以岭的美景。

  慢慢的以岭的美景逐渐从眼眸中远去,风飘雪舞,混沌了天地,浪漫着人间;大地银装素裹,意境如画。

  听,那是寒冬的悄然而至;看,那是初雪的以岭美景。

935A3251.JPG


免费咨询热线